高考日语网 教你学日语 现代汉语中的日语词汇

现代汉语中的日语词汇

现代汉语中的日语词汇.现代汉语中的日语有哪些如题!有了解的吗?


文化、文明、民族、思想、法律、経済、资本、阶级、分配、宗教、哲学、理性、感性、意识、主観、客観、科学、物理、化学、分子、原子、质量、固体、时间、空间、理论、文学、美术、喜剧、悲剧、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、右翼、左翼、运动、共和、共和国、失恋、接吻、唯物论、人民、国债、特権、平时、戦时、民主、野蛮、越権、惯行、共用、私権、実権、主権、上告、例外、干部、経済学、物理学、社会学、形而上学、取缔、取消、引渡、手続、目的、宗旨、権利、义务、代価、法人、当事者、第三者、强制执行、継承、盲従、同化、场合、卫生

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史上,有着许多有趣味也有意味的事。从大的方面说, 有两个时期的情形特别引人注目。一是在中国唐代,一是在近代。在唐代,是日
本地向中国学习,而在近代,则是中国地向日本学习。别的方面且不论,仅就语言文字方面说,在近代,倒是日本成了汉语的输出国。日本“汉语”,冲击着东亚各国的语言系统,当然也大量进入中国的汉语中,成为中国人日常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在近代由日本输入的汉语词,被称作日语“外来语”,这里也借用这种称谓。在“外来语”上加上引号,是为了与直接来自西方的外来语(如沙发、咖啡、逻辑等)相区别。因为这二者毕竟有些不同。
现代汉语中的日语“外来语”,数量是很惊人的。据统计,我们今天使用的社会和人文科学方面的名词、术语,有70%是从日本输入的,这些都是日本人对西方相应语词的翻译,传入中国后,便在汉语中牢牢扎根。我们每天用以高谈阔论、冥思苦想和说“东”道“西”时所用的概念,竟大都是日本人弄出来的, 实际上,离开了日语“外来语”,我们今天几乎就无法说话。就在我写这篇谈论日语“外来语”的文章时,也必须大量使用日语“外来语”,否则就根本无法成文。这个问题近几年也不时被人以不同的方式道及。例如,雷颐先生在介绍美国学者任达的《新政革命与日本》一书的《“黄金十年”》一文中,便写道:
通过大量的翻译引介,一大批日语词汇融入到现代汉语之中。有意思的是,这些词汇甚至迅速取代了“严译”(按:指严复的翻译)的大部分术语。这些几乎涉及各类学科的新词汇或是现代日本新创造的,或是使用旧词而赋以新意,现在又被广大中国知识分子所借用,这大大丰富了汉语词汇,并且促进了汉语多方面的变化,为中国的现代化运动奠定了一块非常重要的基石。现在我们常用的一些基本术语、词汇,大都是此时自日本舶来。如服务、组织、纪律、政治、革命、政府、党、方针、政策、申请、解决、理论、哲学、原则等等,实际上全是来自日语的“外来语”,还有像经济、科学、商业、干部、健康、社会主义、资本主义、法律、封建、共和、美学、文学、美术、抽象……数不胜数,全是来自日语。
本来我也有在疑问 找了一下 希望公正对待 有一些东西再提就是自卑了 有时自卑与自尊是一回事


在明治维新之前,日本从各个方面一直都是充当中国学生的角色。

明治维新运动后,日本为了学习欧洲工业革命带来的崭新技术与人文新思想,则全盘倒向欧美。在中国满清政府正为是否吸收西方先进技术与思想患得患失之际,日本已经大量引进各种新技术、新思潮,彻底改变了日本的命运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大量的经济、文化、技术领域的新名词被日本创造出来。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,现代日语引进外来语时都用片假名表示,而以前做法不同,像中国一样将新概念创造一个汉字词汇表达。

日本取得巨大发展后,很多中国人到日本留学,著名的有:李大钊,周恩来,陈独秀,辜鸿铭,郭沫若,鲁迅,周建人,其他还有很多很多。这些人将日本人新造的汉字名词直接搬过来使用,形成了汉语的新词汇。

数量非常之多:如 革命、社会主义、资本主义、干部、公社、组织、哲学


返回顶部